一切说能治愈『脂肪肝』的药物、保健食品都不能信!

原标题:一切说能治愈『脂肪肝』的药物、保健食品都不能信!

关注

肝脏作为人体的“化工厂”,在人体中扮演着约500 个不同的角色。

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出,全球约50% 的新增肝硬化、肝肿瘤病例出现在中国,由此可见我国肝病的严重程度。

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脂肪肝已成为肝硬化的重要病因。

但千万别乱吃药和保健品!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的感染科主任——谢青教授提醒您:

任何宣称能治愈脂肪肝的药物或保健食品均不可信

主要还是靠锻炼、改变生活方式、控制饮食来减轻体重等方法,另外还需注重降低血脂、控制血糖,重视脂肪肝的筛查等。”

谢青,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感染科主任、传染病与流行病学教研室主任、主任医师、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现任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感染科医师分会副会长、上海医学会感染病分会前任主任委员、上海市医师协会感染科医师分会会长、上海市感染性疾病临床质量控制中心主任、《中华传染病杂志》副总编辑、《肝脏》杂志副主编等。

长期从事感染性疾病及公共卫生防控的医、教、研工作。

曾获上海市医学科技进步一等奖、华夏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上海市科技成果推广奖、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上海市领军人才和上海市优秀学科带头人等。

意外结缘感染科,迎难而上谋转型

20 世纪80 年代初的感染科,对大多数医学生来说,是个避之不及的地方。但谢青教授是如何与感染科结缘的呢?

谢青教授从小天资聪慧,又勤勉刻苦,是身边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她在上海第二医科大学读书期间,连续三年获“王振义校长奖学金一等奖”,因此被推荐免试直升研究生。

本来研究生申报了基础学科,想留校当老师的,但因专业名额满了,就被推荐到瑞金医院传染科,成为沈耕荣教授的学生。这是个意外的巧合,让谢青教授与这个1930 年就创立的学科结下了不解之缘。

随着时代的进步,疾病谱发生了巨变,原来传统的传染病(如麻疹、霍乱、血吸虫病等)越来越少见,从伤寒到肝病,再慢慢向细菌感染、耐药菌感染等感染性疾病转变,疾病范围更广,传染科也更名为感染科,学科发展空间更大了,面临更多的机遇和挑战。

当时很多人都对感染科有偏见, 甚至是歧视,谢青教授虽然也曾心生恐惧,但她没有退缩,而是选择迎难而上。

很难想象,眼前这座现代化的感染科大楼在2002 年还不存在,那年谢青教授从美国学成归国,接过瑞金医院感染科主任的重担时,旧大楼已清空,准备改建。

回首那段“创业” 的日子,谢青教授至今仍忘不了瑞金医院原副院长俞卓伟教授和于金德教授以及李宏为院长三位“贵人”的相助,他们让感染科有了“临时基地”、科研设备,以及宝贵的政策和平台……

2004 年,新大楼建成、科室重新开张至今,在谢青教授的带领下,团队努力奋进,瑞金感染科不断壮大,收治的病种涵盖感染性疾病专业所有亚专科,尤其是重症肝炎患者数量占整个上海市级医院收治总数的一半以上,各种疑难复杂肝病与重症肝炎方面的临床诊疗特色和临床研究在全国居于领先水平。

“虽然有些经典的传染病在慢慢消亡,但更多的感染性疾病正等着我们去发现和捕捉。

瑞金感染科能走到今天,就是因为一直在不断转型,我们一旦停滞不前,整个学科就有可能被淘汰。”

16 年来,谢青教授带领一个学科从荒芜走向辉煌,如今还在不断努力奋进。

消除歧视,警惕“肝病三部曲”

我们将肝病分为病毒性肝病(如甲肝、乙肝、丙肝、戊肝等)和非病毒性肝病(如脂肪肝、药物性肝损伤、自身免疫性肝炎以及遗传代谢性肝病等)。

不论是什么肝病,如控制不佳,都极易发展为“慢性肝炎- 肝硬化- 肝癌”,俗称“肝病三部曲”。

谢青教授说道:“其实,肝炎并不可怕,目前丙肝已经实现临床治愈,乙肝也有望实现临床治愈。我们希望社会能多一点宽容,消除歧视,让这些患者过得舒坦些。”

甲 肝

经消化道传播,是我国常见的肠道传染病之一。

随着我们整个国家的卫生条件改善,目前甲肝发病率很低。

小儿可通过注射甲肝疫苗来预防,此外,建议大家不吃生食,保持良好的饮食卫生习惯。

乙 肝

需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还需注重长期管理。

乙肝的传播途径是以母婴垂直传播为主,体液、血液也会传播,但一般的接触不会有问题。

目前乙肝还没有临床治愈的新药,对于乙肝,全球有两大类的抗病毒治疗方案。

第一类

第一类是口服抗病毒药(如恩替卡韦、替诺福韦、富马酸丙酚替诺福韦等),每天一粒。

但口服药需长期服用,只有把病毒控制住了,患者的肝功能才能保持得较好,将来发生肝硬化、肝癌的概率才能大大降低,延长寿命。

口服抗病毒药物还不能完全把病毒消除掉,一旦停药很容易复发,导致更重的肝炎。

所以在服用口服抗病毒药物的患者一定要定期随访,不可随意停药。

另外乙肝病毒感染是肝癌发生的高风险因素,所以在接受口服抗病毒药治疗在的过程中仍应定期(每3 ~ 6 个月)监测和筛查肝癌的发生。

第二类

还有一类方案是应用通过对机体免疫力的调整达到控制病毒目的的干扰素。

但干扰素的副作用较多,受用人群有限,且短期费用相对较高。

所以我们可以通过优化筛选,挑出对长效干扰素应答的优势人群接受干扰素治疗,使其有机会获得临床治愈。

谢青教授介绍道:“有需要的患者特别是肝内有结节的患者或发生肝肿瘤的患者,可以每周二下午来由我们感染科牵头的联合肝胆外科、放射影像科、介入科、超声科和肝移植科的肝脏肿瘤多学科联合门诊进一步会诊。”

注意:

1.定期复查:乙肝患者要每3 ~ 6 个月定期复查肝功能、肿瘤指标、腹部超声、病毒学指标等。

如监测中发现小的肝脏肿瘤,特别是3 厘米以内的单个肿瘤,及时干预后效果是非常好的,五年生存率很高。因此,肝癌的发现主要靠早期筛查、早期监测。

2.不能随意停药:停药须在医生的指导下,符合停药标准后才能停药。我们强调,该用抗病毒治疗的一定要用抗病毒治疗,现在国家已将很多抗病毒药纳入了医保。

那么,何时可以停药呢?

我国《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 年版)指出,临床治愈要符合四个条件, 即乙型肝炎病毒(HBV)检测不到、转氨酶正常、e 抗原转阴、表面抗原转阴或同时表面抗体阳转。

丙 肝

丙肝主要经输血、针刺、吸毒、文身等途径传播,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

丙型肝炎病毒感染后的患者60%~80% 会发展为慢性肝炎,通常感染病毒后的20~30年内无临床症状,遂被称为“沉默的杀手”。

我们建议高风险人群(如吸毒、文身、文眉者,以及1996 年前输过血的人群等)一定要加强自检,即使转氨酶正常,也最好去做个丙肝抗体检测。

之前我国对于慢性丙肝的治疗主要采用干扰素联合利巴韦林,疗程长达一年,且副作用较多,很多患者在忍受了各种副作用后仍不能达到临床治愈,且停药后复发的比例也较高。

2013 年后丙肝治疗药物获得巨大突破,直接抗病毒药物(DAA)的问世,让丙肝治疗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全疗程采用口服抗病毒药物,治疗8 ~ 12周后治愈率可达到95% 以上。

此外,2019 年年底,我国将治疗丙肝的小分子药纳入到医保,大大减轻了疾病的经济负担。

脂肪肝

脂肪肝是一种非传染性代谢性肝病, 发病率为25%~30%,其中又有30% 的患者存在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疾病可以发展到肝硬化或肝癌。

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脂肪肝已成为肝硬化的重要病因。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是脂肪肝中的一种,其与肥胖、胰岛素抵抗、2 型糖尿病、高脂血症等代谢紊乱关系密切。

除改变生活方式外,还可通过药物干预,但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现在还没有特效药。

谢青教授提醒道:“任何宣称能治愈脂肪肝的药物或保健食品均不可信

主要还是靠锻炼、改变生活方式、控制饮食来减轻体重等方法,另外还需注重降低血脂、控制血糖,重视脂肪肝的筛查等。”

“感染病学科的确不容易,但也有很多机遇。特别在病毒性肝炎这一领域,发展、进步非常快。原来很多不可治、不可控的患者,现在变成可控、可治愈人群,对于我们而言是莫大的欣慰。”

谢青教授从医30 余年来,始终对患者以诚相待,为患者竭尽所能,“我始终相信,每一个光彩照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咬牙奋斗的灵魂。或大或小,或早或迟, 你的努力终不会被辜负。”

专业|严谨|俏皮|可爱|

本文地址:http://www.jstoo.com/sh/111725.html
免责声明:本文来网络及自媒体,不代表及时兔的观点和立场,若有侵权联系必删。

畅所欲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