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意大利,德国的病死率为何这么低?

原标题:比起意大利,德国的病死率为何这么低?

本文作者:魏子青 王若冰

3 月 24 日,德国接收了首批来自意大利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帮助这位昔日同盟战胜全世界的共同敌人——新冠肺炎。

据丁香园 3 月 29 日最新数据显示,意大利确诊新冠患者达 92,472 人,超过中国、仅次于美国,成为全球第二大新冠确诊病例国家.

这也意味着在只有六千万人口的意大利(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2018 年人口统计),每一千人中就有 1.5 人患上了新冠肺炎。更触目惊心的是意大利高达 10% 的死亡率。

相比之下,确诊病例为 50,802 的德国虽位列全球第五,但是其死亡率仅为 0.7%,着实让其他国家望尘莫及。

如果不是有足够的底气,德国也不会在如此危急时刻,隔着瑞士和奥地利两个确诊病例同样排在世界前列的国家,接收意大利的重症患者。

图片来源:丁香园新冠肺炎疫情地图)

越过隔在中间的瑞士、奥地利和列支敦士登,德国开始接收意大利重症患者。

(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提到两国悬殊的实力差距,还要从检测、医疗资源、患者特征和社交文化说起。

1 检测

决定死亡率的关键因素是分母,而非分子。

这意味着,加大检测力度之后确诊病例(分母)增多,其中大多是轻症患者,那么在死亡病例(分子)保持不变的基础上,死亡率会显著降低。

德国的超低死亡率就得益于其高超的检测技术和效率。

谁能接受检测?

德国的新冠病毒检测有两项标准:有流感症状(如发烧、咳嗽等);在过去 14 天内去过病毒传染的危险区域,或者与测试阳性的患者接触过。

意大利目前尚无公开确认的意大利的新冠检测人群标准。

2 月初,意大利对于疑似病例的测试放得比较开,使得新冠确诊人数大量增加,结果在欧洲引发恐慌,并冲击到了意大利的旅游业。

对此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各地上报病例只有得到意大利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确认,才能算作确诊病例。

意大利政府接受了 WHO 的建议。因此,有理由怀疑意大利的实际确诊病例其实高于其报道病例数量。

如何接受检测?

在德国,疑似患者绝对不去候诊室候诊!

德国联邦卫生部长在德国加大检测力度后,呼吁疑似出现新冠肺炎症状的民众电话联系自己的家庭医生,医生在电话里问诊(德国某些地区的医生会使用一个标准化问卷进行排查),并决定是否需要检测。

如果医生确认需要检测,患者可以自行去指定的实验室进行检查。检查时间往往不超过 10 分钟。

德国南部的两个州还发明了一种新型检测方法——「 驾车诊断中心」。怀疑自己患病的民众可以开车过去,由全科医生进行现场检测,两小时内可获取 15 个样本。

据一位在罗马居住的记者自述,意大利的患者可以自行前往医院进行检测,由医护人员使用棉签在口腔内取样,全程不超过 15 分钟,三天后便可获知结果。

检测水平如何?

做事严谨的德国人在新冠测试方法上依然全球领先,早在疫情还没有肆虐欧洲的 1 月,德国病毒专家 Christian Drosten 教授即带领自己的团队研制出了高灵敏度和准确度的核酸检测试剂。

该试剂可以在病毒在咽喉开始繁殖初期便检测出阳性,而很多人在此时尚未发生症状。

据西德广播(Westdeutscher Rundfunk)3 月 27 日报道,德国将近 80% 的确诊病例都是轻症或者无症状患者,而这也是进行医疗干预的理想时间,有效抑制病毒进一步扩散。

3 月 26 日,德国《商报》和《法兰克福汇报》 报道,德国博世(Bosch)公司和英国朗道(Randox)公司共同研发出一款新冠病毒的快速检测试剂,两个半小时即可在测试现场得知结果,预计 4 月投入使用。

该试剂检测过程甚至不需要经过特殊培训的人员进行,易操作、准确高,检测方法在不同实验室的检测中均达到 95% 以上的准确率。

帅气的 Drosten 教授,德国版钟南山,SARS 病毒的配合发现者之一。这位主战场在幕后,也就是医学实验室的资深病毒专家,在疫情期间每天抽出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在播客上录制音频节目,向德国民众讲解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知识(图片来源:Podcast)

在意大利,二月底启用的实验室检测流程中检测时间已经控制在 4 ~ 5 小时,目前仍然是利用病毒 RNA 进行核酸检测。

意大利 Padua 大学的病毒实验室团队二月初即正式开发了可推广的检测,检测机理是基于德国柏林大学 Christian Drosten 教授病毒研究团队一月底公开的数据和机制,原则上 2 ~ 2.5 小时就可以在实验室完成检测流程。

基于这一突破,意大利的检测足以发现无症状人群。

例如,二月中旬,威尼斯附近的 Vo'Euganeo 进入隔离之后,该地区所有居民都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并在检测结果支持下隔离了所有病毒携带者。但是由于公共卫生资源承压明显,目前检测也仅仅能够在有症状病患中进行,这一主动措施没有在全境铺开。

谁来承担检测费用?

德国的医保公司将承担所有经过医生同意的检测的费用。

如果民众怀疑自己有新冠症状、但是没有得到医生许可,也可以自行去检测,但是费用需要病人自负——没有医生的许可也可以进行检测。

这足以见得德国的新冠检测资源有多丰富、流水线有多成熟了。

意大利启动了国家财政来补贴一切新冠检测费用,资金由意大利国家健保系统(Servizio SanitarioNationale)调用。

德国总理默克尔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发表讲话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德国人在新冠检测这一环节上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其民族特色:清晰、标准的可被检测人员画像,流水线一般的检测流程,储备充足的重症收治资源,「稳准狠」的检测试剂水平,以及不断准求更快速、更准确的试剂的民间高科技企业——这位平日里的尖子生在每一阶段都力争上游,甚至还有余力给意大利「补习」,帮忙收治其无力承担的重症病人。

相比之下,意大利在考试前半场稍显落后:重症收治资源不足,疫情早期错过了最黄金的排查隔离期,政府还出于政治目的限制检测推广。

2 医疗资源

重症监护能力决定一个国家能否在这场疫情「 考题」里拿下关键分。

这其中包括强化治疗床位(ICU)数量、ICU 床位饱和指数、呼吸机数量、医疗资源和患者调度能力。与德国相比,意大利确实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3 月 9 日,Drosten 教授接受采访时确认,德国有 28000 个强化治疗床位,除以德国 8300 万人口,对比其他国家已经相当高了。

2018 年中国、加拿大、德国 ICU 床位在医院总床位占比

(图片来源:前瞻经济学人)

截止 3 月 18 日,意大利的 ICU 床位饱和度已经超负荷。疫情初期,由于没能将其他疾病的患者有效转移、腾出 ICU 床位,许多新冠重症患者无法收治。这些都是导致意大利新冠死亡率居高不下的原因。

3 患者特征和社交文化

如前所述,德国大部分确诊病例为轻症患者。

据报道,德国确诊患者平均年龄为 47 岁。这对于老龄化严重的德国社会来说,是个很好的信号(德国人口一共 8700 万,其中 1800 万年龄超过 65 岁)。

并且,德国老年人以居家娱乐为主,年轻人比较喜欢聚众娱乐。因此,大多数病例也是年轻人互相感染;而新冠的高危人群—— 65 岁以上老人和免疫力低下人群在德国的感染风险相对较低。

人们在意大利街头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意大利的重症患者中,80 岁以上老人占比最高。

众所周知,意大利人喜好热闹,一个家庭人数众多,并且喜欢以家庭为单位串门走动。让意大利人乖乖待在家里隔离,确实是意大利政府面临的「 世纪难题」。

从德、意两国的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出,谁能在疫情早期大幅度推广高效的新冠检测,谁就能在死亡率上领跑全场。

德国在检测和医疗资源环节无疑是优秀的;然而,其庞大的确诊人群和有待提高的德国民众的自我防护意识也是德国在疫情后半场需要改善的。

可以预见,稍显落后的意大利在四月将大幅度提高其检测效率,并通过德国来稀释一小部分重症患者。只要意大利全民自觉遵守隔离政策,「 战疫」的转折点必定会提早到来。

责编:果子

题图来源:视频截图

欢迎向丁香园报料!请加微信:dxylzzb

本文地址:http://www.jstoo.com/sh/102899.html
免责声明:本文来网络及自媒体,不代表及时兔的观点和立场,若有侵权联系必删。

畅所欲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