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游戏里非要做英雄?不,我更想当恶人

  在游戏世界中,玩家们已经习惯了扮演大英雄、救世主之类的角色,就算另类些,也不过就是多了点贪财好色、玩世不恭之类的毛病,终归无伤大雅,只能说绝大多数时间里,我们都是最忠诚的正义伙伴。

  但这世上无论什么事,经历多了都难免会腻,英雄做久了也会疲惫,整天拯救这操蛋的世界凭什么啊?抱怨之余甚至会对那些屡战屡败的反派们心生恻隐,和大多数半路出家、一边刷怪一边恋爱的英雄们不同,反派们往往显得更为专注、努力,从一开始就在为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而不断奋斗,只不过这个理想通常是毁灭世界而已……

  总之,有时也会想——好想在游戏中做一个恶人啊!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头野兽

  承认吧,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头野兽,做好事会让你安心,但做坏事未必会让你多么痛苦,很多时候甚至会感觉非常爽!

  我想很多很多玩家都曾在《GTA》中尝试过大肆破坏、随意残杀无辜路人的行为吧,用各种汽车疯狂的撞飞、碾压他们,或者用各路武器尽情的射杀、炮轰他们,而印象更深的则是在《虐杀原形》中,站在人堆里突然将双手变成生化血鞭,把成群的NPC切成了满地肉块,那超乎想象的血腥场面让我……陶醉。


GTA5中崔佛有很多屠杀任务


游戏的血腥度很符合《虐杀原形》这个名字

  不得不说,以上的这些行为都超级变态,但很多玩家仍忍不住要去尝试,并有点尴尬的发现,居然很享受,乃至在存档的庇护下,还要反复的去折磨这些可怜的居民,以探索更多刺激的屠杀方式。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好羞愧的,杀戮与破坏其实是蕴藏在人类基因中的东西,尽管文明拔掉了我们的獠牙,让我们变得尽可能“虚伪”,但在久远的生命历史当中,更多时候里我们都是凶狠的野兽,因此,在可预见的人类文明里,冲突、战争仍然是无可避免的,我们仍将忍受,或者说享受人类的恶。

  如果注定都要做个恶人的话,那最好还是在游戏中吧!毫无疑问,这可能是最理想的宣泄方式了,相比于真实的战争与杀戮,《使命召唤6》中的“俄罗斯机场屠杀”实在轻如鸿毛了。


在《使命召唤》整个游戏系列中,这一场景极具争议性

  抛开大义,在游戏世界作恶为什么会那么爽呢?

  我们可以把这种感觉称为“下半身的革命”,相比于做英雄取得的道德上的成就感,在游戏中作恶玩家可以感受到冲破禁忌的自由感,这是一种简单粗暴的快乐。

  现实社会中,每天有无数的法规、法律、道德束缚着我们的生活,以保持人类文明的正常运转,创造出足以傲视众生的力量,但代价也很巨大,我们失去了一些应有的自由,尤其是对原始本能的释放——放荡的肉欲、无尽的食欲以及对暴力的渴望等,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这些都并不陌生,也都不算熟悉。

  而通过在游戏中作恶,玩家终于可以尽情的享受这一切——释放暴力,欺凌弱小,抢夺他人,彻底冲破道德对人性的压抑,那是一种梦幻般的自由感,尽管这种感觉通常很短暂,道德的压力很快就会把我们带回现实。

  写到这里要强调的是,尽管我信仰人性本恶,也赞同人性的释放,但对于道德仍持有高度的尊敬,对于那些可以凭着文明的力量去创造,尽量不为别人带来痛苦的圣人,是非常佩服的。

作恶多端的电子游戏

游戏世界早就注意到人类对作恶的渴望,遥远的桌游时代,《龙与地下城》(DND)的阵营九宫格就为玩家提供了诸如“守序邪恶”“混乱邪恶”等恶人路线去选择,比之正义的骑士,黑暗的法师实在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FA♂Q!

  随着游戏技术的发展,游戏的自由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游戏努力提供给玩家更多的可能,包括成为一个大恶人。

  以自由度著称的沙盒游戏是最好的代表,之前提到的坏到骨子里的《GTA》自不必说,哪怕偏严肃的《上古卷轴》《辐射》当中,玩家也可以杀掉世界里的大部分角色,包括那些最和善的NPC,只要你愿意,并且实力更强,完全可以来一场大屠杀,和城内的士兵、村妇、奸商大战一场,只是要特别注意,别惹小孩,你打不过……


除了小孩,记得还有鸡

  《巫师》中的杰洛特也是如此,面对穷苦百姓的哀求,既可以分文不取的去行侠仗义,也可以巧取豪夺,疯狂压榨,最后还不一定真的帮人家解决问题,会用险恶的骗局来忽悠过去。《战神》虽然没有选择系统,但奎爷把人当做道具,随意的扔进机关任其嚼成肉沫的行为,凶恶程度也足够让人胆寒了,制作团队仿佛生怕玩家把奎爷当个好人看待。


“什么,你不打昆特牌?”

  《侠盗猎魔》《仇恨》之类的游戏则可以说将对恶的表达发展到了顶峰,这些游戏存在的价值就是彻头彻尾的反人类,玩家在游戏中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残忍的杀害人类。


AO评级的游戏非常少


部分小众游戏把纯粹的血腥和杀戮当做核心卖点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GTA5专区

  《羞辱》《神鬼寓言》《侠客风云传》等很多著名游戏,都提供了邪恶路线供玩家选择,在这些路线下主角将化身为十恶不赦的混蛋,并最终把世界带入无尽的黑暗当中,但那又如何呢?反正忙着拯救世界的英雄那么多,又不缺我一个!


除了《侠客风云传》,《金庸群侠传》也可以选择恶人路线

  对,相比于义正言辞,甚至说教意味很浓的英雄们,邪恶一方有时反而会更受欢迎哦~最好的代表无疑是《蝙蝠侠》中的“小丑”以及《最终幻想7》里的“萨菲罗斯”了,他们那邪魅狷狂的气质真是叫人欲罢不能,比起禁欲属性MAX的蝙蝠侠和克劳德,反派们反而显得更自由天真,更懂得追逐自己的梦想,很多时候看到小丑无情戏耍蝙蝠侠,疯狂嘲讽正义,心底不知道有多爽!


小丑虽恶,但人气高是事实啊


FF7衍生作品那么多,萨菲罗斯也很少缺席

  除了那些明确提供邪恶选择游戏外,那种在不知不觉间就会激发玩家内心邪恶的游戏,有时想想会更为恐怖呦~

  知乎中有人这样形容自己的《文明》历程:“国民的喜怒在作为统治者的我的眼里只是一串可以调控的数字,人口也只是一串数字。城市闹饥荒死人?城市还能生产就行。民主共产法西斯不管什么意识形态,只要能维持我的文明,都可以选择。为了消除不满度,屠城有时候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为了游戏胜利,不管自己的国家已经落魄到什么地步,都必须要镇压起义。宗教入侵是走扩张道路之前的极佳选择。作为被宗教入侵的文明,异端审判也是必须的手段。”


正义和邪恶有时只是一线之隔

  这样的例子同样出现在《红警》当中,为了赢得胜利,可以肆无忌惮的派出自爆士兵、自爆卡车,让游戏变得异常清真,在《帝国时代》里,为了拖住敌人的脚步,派出大批农民送死也成了理所应当的。


为了利比亚!

  看,在无上的权力和无尽的欲望面前,我们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自己讨厌的那种人,但你真的讨厌吗?

接受正义的制裁吧!

  令人失望的是,即便游戏世界是虚拟的,要构建一个无法无天的犯罪天堂依然可谓困难重重,很多时候我们仍无法逃脱正义的制裁。

  《GTA》系列一直致力于构建一个让玩家极致自由的世界,通过“人工弱智”功能把警察都削成了傻逼,以保证玩家可以有恃无恐的实施犯罪。


警察逮捕富兰克林的几率比其他白人要高

  因此在过去的十多年中,R星也背负起了无数的骂名,许多青少年犯罪案件都将矛头直指制作团队,对簿公堂也成了R星的家常便饭,如果说EA、育碧是玩家心中最“垃圾”的公司,那么R星很可能是家长们最痛恨的公司了吧。

  这一系列对抗的顶峰是“热咖啡”事件,《GTA:SA》的团队决定将自由成都进一步升级,加入了露骨的“约炮”内容,虽然在最终上市前将之去除,但还是被技术宅在文件中找到,进而公布于世,让R星陷入进了巨大的舆论和法律危机当中,最终导致游戏评级提至AO(成人级),被大范围下架回收。


每一代GTA发售,都会引来不少抗议之声

  评级压力,销售压力,舆论压力……这些都是厂商在游戏中赤裸裸的表现罪行时所必须要忌惮的,一旦尺度掌握不好,就可能对销售造成重大的影响,尤其是面对澳大利亚地区的时候,这是一个对尺度高度敏感的地方,至今《GTA》都是禁售的,而《COD4》也因为“机场屠杀”而在俄罗斯地区一度全面禁售,并遭到了强烈的口诛笔伐。而涉及到二战的游戏,如果对德军、日军的表现过于残暴,自然也难以再这两个国家获得认可。


为保护国民,游戏只有通过评级后产品才能发售

  因此大多数商业游戏,尤其是3A级巨作,在表现罪恶上还是很克制的,尤其是在滥杀无辜、实施罪恶方面,最多是不禁止,但通常不会给予真正的奖励,甚至还会设置许多严苛的障碍。比如《刺客信条》中杀死路人到一定程度,就会导致同步失败,《上古卷轴》《辐射》的作品,滥杀虽然被允许,但通常是得不偿失的,能抢到的装备并不优质,反而会因此损失很多珍贵的任务,而出于政治正确的考虑,你也永远无法杀死一名儿童。《侠客风云传》虽然提供了恶人路线,但其难度明显要高出正义路线非常大,这虽然算是一种遏制,但实际上让许多想挑战高难度的玩家们欲罢不能,而《战神》中作恶多端的奎托斯,最终的救赎方式也是自杀,当然,我们都知道他又不出所料的带着孩子回来了……而且好像还有了爱心。

  胆敢给予变态行为实质性奖励的通常还是小制作或独立游戏,它们本就无所谓评级和下架,通常在设计上非常大胆,比如《种族清洗》《超级科伦拜恩大屠杀》等听名字就很爆裂,以及前文说道的以反人类而成名的《仇恨》《侠盗猎魔》等,都只能在自己的小众圈子内流行。


小众,自然小成本,低回报

结语:

  成为英雄的道路注定是伟大而多难的,但通往恶人的道路未必就真的一帆风顺,相反在游戏世界里这通常意味着更大更决绝的挑战,不过只要一想到那种就算背叛全世界也要对自己诚实一次的感觉,这一切努力也就“死而无憾”了——如果人生在世注定要做一些恶的话,就尽量在游戏中释放吧!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GTA5专区

本文地址:http://www.jstoo.com/post/537958.html
免责声明:本文来网络及自媒体,不代表及时兔的观点和立场,若有侵权联系必删。

畅所欲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