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变氢”闹剧过后,青年汽车再获亿元补贴,过半财产已被质押

文 | AI财经社 王灿

编 | 华记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AI财经社】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水变氢”闹剧过后,青年汽车再获亿元补贴,过半财产已被质押

因宣称掌握“水变氢”技术而引起关注的庞青年,其执掌的青年汽车日前又获工信部1.18亿元补贴,继续在新能源赛道上狂奔。

工信部10月1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工信部专家组通过了青年汽车子公司,即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的补助申请,用于9款车型的补贴,相关数据未有核减,拟向金华青年汽车发放2017年度补贴1.18亿元。

AI财经社此前曾报道,金华青年汽车因存在骗补的情况,曾被工信部列入第二批新能源车骗补罚单,并被取消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经过两年后,虽然再次获得补贴,但AI财经社追踪青年集团的财务状况发现,青年集团现仍面对诉讼不断、资产冻结等问题。

“骗补”获新生

青年集团的前身,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由现任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成立于2001年,后于2007年1月时更名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旗下设有商用车、乘用车和汽车部件三个板块。

在董事长庞青年在河南省南阳市大谈“水变氢”之前,青年集团已经开始布局新能源客车方向,并向工信部提交了补贴申请。根据工信部在2019年4月2日公布的《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补充)清算审核终审车辆信息表》,金华青年汽车在2017年共申报推广343辆新能源汽车,申请清算资金7417万元。

但还未等补贴到账,2017年2月时,金华青年汽车被列入工信部第二批骗补罚单,被取消骗补产品JNP6120BEV纯电动城市客车的生产资质;暂停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另被责成进行为期2个月的整改。

“水变氢”闹剧过后,青年汽车再获亿元补贴,过半财产已被质押

根据工信部装备工业司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金华青年汽车涉及骗补的产品为其向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销售的245辆新能源汽车,因其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金华青年汽车的所有补贴申请均被核减。根据中国客车网的客车参数,该款客车的磷酸铁锂电池生产商为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和金华青年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此后,“水变氢”言论再将青年集团推上风口浪尖。2019年5月23日,庞青年对外表示,青年集团制造了水氢发动机,青年水氢燃料车的车顶蓄水箱能用“特殊催化剂”将水转换为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并称该车载水解制氢技术由湖北工业大学和青年集团联合研发。

但专利发明人董仕节教授后辟谣称“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纯属误解”,这也让公众对青年集团的技术能力产生质疑,同时也让青年集团的“骗补”过去暴露在阳光下。

而工信部于2019年10月11日公布的《2017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车辆信息表》,似乎让曾经的“骗补”有了新生。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新《信息表》上,金华青年汽车的申报推广数增加为549辆,比4月份的《信息表》增加206辆;申请清算资金也增加至1.18亿元。

“水变氢”闹剧过后,青年汽车再获亿元补贴,过半财产已被质押

但在政策收紧、补贴退坡的大环境下,金华青年汽车的申请补助资金数额也随之缩减。

AI财经社查询《2018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预拨审核情况表》获悉,金华青年汽车在2018年共申请420辆新能源车的推广补助,但总申请金额仅为3152万元。

“水变氢”闹剧过后,青年汽车再获亿元补贴,过半财产已被质押

除了国家级补贴外,青年集团在其地方大本营颇受欢迎。其曾获得来自浙江省金华市经信委的7568万元补贴,申报清算7款纯电动城市客车,共计350辆。

资产仍冻结

补贴相对于产销数据有滞后性。目前,青年集团未披露过具体的产销数据。但根据相关补贴信息,以及青年集团已公开的销售订单,仍然可以一窥青年集团的现状。

《2017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车辆信息表》披露,金华青年汽车共申请了9款车型的补贴,申报推广数共计549辆,每辆车的补助标准在14.2万元/辆到30万元/辆不等。

根据中国客车网、商车网上的相关客车参数,以上9款多为纯电动城市客车,包括非承载式车身和全承载车身等结构,储能装置为磷酸铁锂电池。其中,根据各款型号不同,各电动客车锂电池的生产厂家也不同,包括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芜湖天弋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东莞市迈科新能源有限公司等。

不过,青年集团旗下电动客车的去向有共通之处,多流向市政交通。根据AI财经社统计,青年集团曾于2018年10月交付四川泸县公共交通有限公司20辆纯电动公交。而泸县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工程师刘荣富曾表示,泸县公共交通有限公司自2007年至2018年10月,累计采购青年客车超过200辆。此外,2016年时,青年集团还曾交付88辆纯电动公交车至浙江金华市浦江县汽车运输总公司。

而根据河南省南阳市政府采购网的公示,2019年3月,南阳市公共交通总公司委托市采购中心从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采购72辆氢能公交汽车,每辆价格120万元,合计8000万元。根据采购公示,该氢能公交车的价格为120万元/辆,相比同类型10米级的氢能客车,单价便宜100万左右。

此外,采购中心还表示,这一采购项目需采用单一来源方式采购,因为南阳洛特斯为南阳市政府和青年集团共同投资80亿元合资组建的客车生产企业。值得注意的是,南阳洛特斯正是庞青年对外解释“水变氢”技术的发言地。

“水变氢”闹剧过后,青年汽车再获亿元补贴,过半财产已被质押

生产出的新能源客车有了买家,但这并没让青年集团的财务状况回暖。

以上9款电动客车的ABS(防抱死刹车系统)控制器生产厂家均为青年集团全资子公司金华亚曼车辆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金华亚曼的法人为庞青年,是最高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

根据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早在2015年时,金华亚曼车辆有限公司曾被湖北航天电缆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并被判定向对方偿付货款、违约金等共计约1072万元;由于未在规定时限内履行,金华亚曼后被裁定冻结、划拨公司在银行的存款约1072万元,或查封、扣押、冻结其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

根据青年集团于2019年披露的部分资产负债表数据,集团2018年期末资产约15.8亿元,负债约7.35亿元。但AI财经社此前曾报道,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曾以“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申请青年汽车破产清算。

而根据《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其他案由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青年集团经营不善,负债较多,且绝大部分财产已设置抵押、质押,无处置价值。而青年集团持有的金华青年汽车全部84.01%股权,现已被浙江省海宁市人民法院冻结。

此外,根据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还曾涉嫌资本外逃,被裁定冻结、变卖资产;公司多位高管包括庞青年、王淑丹等的股权已被法院冻结。

本文地址:http://www.jstoo.com/cj/4037.html
免责声明:本文来网络及自媒体,不代表及时兔的观点和立场,若有侵权联系必删。

畅所欲言

相关推荐